设为主页  |  古诗大全您好,欢迎来到爱儿乐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感恩故事返回首页

感恩志故事-父亲-张枫霞

父亲-张枫霞

发布日期:2014-07-30 作者:张枫霞 浏览次数:

 编前寄语:“突然,辅导员刘老师把我叫醒,她说,我父亲为了省15元的住宿费,竟然睡在外面的水泥乒乓球台上。”为了省钱竟然如是。父亲的收成和“我”的学习有什么关系呢?当然有关系。“我”考上了高中,“这就意味着父亲的大半年收成都得被‘我’一个人吃掉”,可是父亲说“儿子娶媳妇花钱比妮子上学花钱多多了,咱们不能太偏心”,这是父亲第一次感动“我”;“我”考到了省城,“甭说父亲的大半年收成,就是他的全部收成也难以应付‘我’的高额学费了”,父亲又说“不要紧,先到处借借。不就是4年吗?我用6年时间,6年不行1 0年,赶我死之前咋也能把它还清”,这是父亲第二次让“我”感动。父亲为“我”所做的一切不仅感动了“我”,也感动了“我”同寝室的姐妹,当她们得知父亲为了省钱而睡水泥乒乓球台时,她们的决定也是那么一致,理由只有一个'因为“他是父亲”!因为她们知道,孩子的优秀,是每一个父亲最好的收成。希望儿女有所出息,是和作为父辈的最大希望,作为儿女,要怎么做,你懂的。

父 亲

◆文/张枫霞

虽然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,然而,父亲好像从来没有显出特别的喜欢来。等到上了

初中,看到别人的父亲殷殷地关怀女儿,心里便有了比较,认为我这只知道春耕秋收的

农民父亲不懂得什么叫“爱”。

小学和初中在父亲的不经意间过去了,上学和放学就像他出工和收工一样,只是

顺其自然的事。他不关心我的学习亦如我不关心他的收成。学习和收成原本没有太大

的联系。

可是,我考上了县一中,这就意味着父亲的大半年收成都得被我一个人吃掉。母亲

望着已不年轻的父亲幽幽地说:“要不,别让妮子上了?”父亲脸上刀刻似的皱纹突然生

动地一跳:“哪能!儿子娶媳妇花钱比妮子上学花钱多多了,咱们不能太偏心。”就为这

一句话,我第一次被感动了。

在一个骄阳似火的夏日,父亲一头挑着我的行李,一头挑着一筐桃子送我去上

学。我跟在父亲身后,望着颤悠悠的扁担和父亲那被扁担磨出老茧的双肩,我又一次

被感动了。在心里默默发誓:不学出个样子来,无颜面对父亲。等翻过两座山,骄阳更

加炽烈,找到一块小树阴劝父亲休息一会儿。我随手抓起两个桃子,还不及放到嘴里,

便被父亲劈手夺去,他瞪我一眼说:“这是卖的。有你吃的。”说着从他兜里掏出几个

歪裂的小桃子,在衣服上蹭了蹭递给我:“这不一样吃吗?”停了停又说:“住校可不

比家里,动一动就得花钱,饭可以吃差点儿,但一定得吃饱。星期天不要往回跑,家

里也不指着你干活,钱和干粮我会给你送去的。”接着他自个笑了:“没想到俺妮子

还挺聪明,比你两个哥哥强多了。我寻思把桃园好好侍弄侍弄,兴许能挣几个钱,你

要有本事啊,考个大学让爹光荣光荣。”这是父亲对我说得最多的一次,看得出他心

里非常高兴。

到学校门口,父亲让我一个人进去,他则去卖那筐桃子。等到报到完去城里找他,

父亲已经走了。我想,他肯定是饿着肚子走的,翻山越岭,还得走20里地啊!

3年高中,我真的很少回家。父亲总是隔三差五地给我送干粮和桃子,当然都是些

歪七裂八卖不出去的小桃子。冬天天短,父亲每次来得起大早,见到我,往往是胡须上

结了一层白霜,掏出母亲烙的白面饼,硬邦邦的全是冰凌茬。中午,我们爷俩把饼泡在

开水里,就着父亲带来的咸菜,吃得有滋有味。夏日,父亲捎带着卖桃,20里的山路把父

亲的脸膛晒成了酱紫色。赶到学校已近中午,我把早已晾好的白开水递过去,父亲一口

气就喝一大缸子,父亲向来都是当天来当天走,3年里,他走了他原来几十年走过的路

程。我对父亲的情和爱也在这3年里变得缠绵与圣洁。

3年后,我由县城读到了省城,甭说父亲的大半年收成,就是他的全部收成也难以

应付我的高额学费了。父亲说:“不要紧,先到处借借。不就是4年吗?我用6年时间,

6年不行10年,赶我死之前咋也能把它还清。”我无言,我只是在心里对父亲说:我决不

会让您用6年10年时间去还债,您就等着我慢慢地还您的债吧。

也和3年前一样,父亲挑着扁担送我去上学,所不同的是这天不是骄阳似火,而是

阴雨霏霏。火车上父亲递给我的桃子又红又大,我倒有些不习惯,怪他过于奢侈。“你都

成大学生了,吃个好桃子,配!”并且不停地催促我快吃。我双手捧着桃子,一日一口咽

下去的却是父亲的心啊!

安排好住宿已经很晚了,我要送父亲到学校的招待所住下,他说什么也要自己

去。他说他怕我回来找不到自个的宿舍,我知道,那样父亲一夜都不会安心。所以,

也只好随他去了。下过雨后,气温骤然下降了许多,再加上一天的颠簸,我实在是太

累了,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。突然,辅导员刘老师把我叫醒,她

说,我父亲为了省15元的住宿费,竟然睡在外面的水泥乒乓球台上。此刻,即使是

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感动。我扑过去,抱住他,哭着求他:“为了我,父亲,请您爱惜

自己。”宿舍的7姐妹齐刷刷地站在身后,哽咽着说:“就住在我们宿合,我们可以两

个人睡一张床。”

“可是你们是女生宿舍呀?.”刘老师还很年轻,和其他人一样,眼里已经含满了泪

水。“那又怕什么,他是父亲。”大家异口同声地说。

是啊!他是父亲,他是勤劳又拙朴的农民父亲。 

 

相关导读
热门资讯
图文导读
推荐阅读
联系我们| 关于我们| 业务合作| 法律声明| 帮助中心